彼澤之陂

写文看心情,偶尔练练笔
专注1V1,杂食无节操
所有写过的文都是黑历史

【花林】死结5


花崎对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少年发呆,阳光正好,小林总是苍白的脸也难得地染上粉,那双眼睛里专注地看着食物,神情餍足。
鲜活得不可思议。
很快,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就见了底。
“我吃饱了。”小林满足地用纸巾抹了一把嘴。
要问两人为什么在吃东西,还要回顾一下之前——
“我知道了,那么你的委托,就由少年侦探团的花崎建介来帮你完成。”花崎说。
“哈?”小林不明所以。
“我会杀死你的,”花崎微笑,带着点蛊惑的意味,“你的委托少年侦探团接下了,我会杀死你的,约定好了。所以在我找到能杀死你的办法之前,你要先跟我走哦。”
小林楞着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就和他做了约定的人,完全无法理解这个人的想法。
嘛,不过要是能杀死自己的话,就试试吧。
一个人在无尽的黑暗里无休止地找那一点微茫的希望,忽然有个人跳出来说,我带你去找。
倦行的船找到了灯塔,于是不再需要寻找方向,只要循着塔的光就能找到路。
他忽然有点期待,期待这个人许诺的死亡。
咕噜噜~
两人的视线一起落到小林的肚子上。
“我饿了。”小林坦然道,丝毫不觉尴尬。
“抱歉,我没有带吃的。”
“你家不是有饭团吗?”小林问。
“……啊,那个啊,”花崎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家没有饭团,连泡面也没有,毕竟他只是在这里待几天而已,并不打算长住,之前说的家里有好吃也只是为了诱拐少年,“我带你去吃川平打大叔的拉面吧,很好吃哦。”
于是两人去吃拉面了。
“话说你想要死掉的话,不吃东西不就好了吗?”花崎问,毕竟之前看来小林只是会排斥外界的伤害攻击,如果是身体内部的问题,应该可以死掉啊。
“做不到,”小林沉痛道,“我也试过不吃东西,但是每次肚子饿了的话,就会有奇怪的东西被强硬地塞进我的胃里。”
大概是小林的语气里那种恶心和不堪回想的情绪太明显了,花崎竟然莫名地悟了。
想象一下如果把那些垃圾桶里的残渣或者树林里的小动物硬塞下去的感觉,花崎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过得也是不容易啊。”花崎感叹。
小林默默点头。
一顿饭下来,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果然在饭桌上友谊发展得比较快。
“你是这里的村民吗?”这里的村子其实不小,已经是接近镇的程度,这里虽然偏僻了一点,但交通还算方便,而且也不错,经常有城市里的人过来游玩。
“不是,之前随便找了一辆车睡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花崎扶额,“我们接下来要回少年侦探团。”
“随便。”小林无所谓地说。
“说起来,你怎么会在那里?”花崎记得之前小林都是都是很拒绝别人的靠近,应该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走。
“因为肚子饿了。”
“??”花崎没听懂。
“你不是说家里有很多饭团吗?”小林只能提醒他,免得他忘记小树林里说好的饭团。
這次花崎懂了,“所以你是来找我吃饭?”能够把蹭饭这件事做得如此理所当然,也是难得,不过说起来,也是花崎先诱拐。
“嗯,不过不知道你家在哪里,走累了,休息一下就自杀。”小林说。
为什么休息一下后就要自杀?你是把自杀当成日常了吗?要是吓到无辜的路人怎么办?
花·被吓到的无辜路人·崎内心疯狂吐槽。
“然后就忽然被你扑倒了。”小林用这个人他好奇怪的眼神看着花崎。
怎么想都是看到有人自杀所以下意识阻止的我更正常好吗?
花崎叹气,“我刚才刚从一个……任务对象那里回来。”
“任务?那么完成了吗?”小林想了一下,觉得对方的任务大概就像是接下杀死他的委托那种,这么说的话,自己也算是花崎的任务对象。
“不知道,也许成功了呢?”花崎想到之前铃木芽进乎发泄的痛哭,心情苦涩。
其实他的任务并不是要铃木芽回家,而是将铃木芽的生活状况告知铃木女士就好,这件事情本来哔啵酱也可以做好,但是当时花崎看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心里掩埋多年的痛处像被猫踩到了,一阵一阵的闷疼,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接了任务,买好了车票。
严格说起来,花崎不是在做任务,只是他一个小小的任性,所以老师听到花崎跑了的事,也只是跟野吕说了一句别管他。
失去亲人的痛苦,他同样有,所以就像是为了弥补遗憾一样,他任性地去找了铃木芽,任性地想要她回家,虽然当事人铃木女士可能并不想让铃木芽回去,只希望她能好好生活就够了吧。
也许是此刻天气正好,让人放松,又或者是小林总是平静的神情让他觉得疲惫,有了想要倾诉的欲望,他自顾自地把自己为什么跑到这种地方,早上找了铃木芽的事情一口气都说出来,还说了他少年时离家的哥哥。
期间小林没有打断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全程瘫着一张脸。
花崎心里松了口气,如果小林露出同情或者想要安慰他的话,他反而会觉得尴尬,这样就好,他只想有个倾听者。
心里的石头虽然还压在那里,但它悄悄地挪开一条缝,让缝隙里的小花能见到光。
“那么,为什么不去死?”过了一会儿,整理完自己听到的事情的小林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那么痛苦,为什么不去死,反正这种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死的吧?”
花崎惊讶地看着小林,从对方的神情里他只看到好奇。
看来他真的很不通人情呢。
“也不是所有痛苦都只能靠死亡来解决,也有比死亡更好的解决办法的,”花崎说,“而且,你刚才的问题最好不要随便问别人。”
虽然对小林来说被打也没事,但是还是要礼貌一点。
“真的有比死亡更好的解决办法吗?”小林犹豫道,“但是对我来说,死亡就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幸福了。”
花崎的心忽然被揪了一下,有点疼。
“一定有的。”他对小林说,微微笑着,有点温柔。
一定会有的,能救你的办法。

——分割线——
花林绝不坑
TwT

【花林】死结4


女人手上拿着一把小铲子,耐心又专注地为木架子上郁郁青青的盆栽换土,换完后拿起喷壶给植物喷上一些水,等她转过身,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她试探地问。
“初次见面,铃木小姐,我是少年侦探社的花崎健介,我受铃木女士,铃木惠子的拜托来到这里的。”
“……妈妈?”铃木芽问,听到是母亲的委托,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是的,事实上……铃木女士要求我不要打扰你的生活,只是希望能够了解你的生活情况。”花崎说。
“妈妈怎么了?”花崎犹豫地态度让铃木芽心里忐忑。
“……这个,这里是关于铃木女士的近况。”花崎把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
铃木芽迫不及待地拆开袋子,快速地将纸张上的的内容浏览完。
“怎……怎么会……妈妈的身体出了这种问题……”铃木芽捏紧了手里的纸张,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铃木家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二流家族,但是上代家主抓住了国家变革的机遇,大胆投资房地产,狠狠捞了一笔,再加上和政界的巨头坂本家联姻,虽然联姻的对象只是坂本分家的人,但也成功跻身一流的家族,这种家族,关于财产的争夺永远不会停,掌权人还在的话倒是能压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分家人,但是自从铃木女士的丈夫去世后,铃木女士用雷霆手段镇压住了那些企图对铃木家下手的人,最终接手铃木家,铃木女士和他的丈夫有一个男孩铃木熏,而铃木芽只是铃木女士从分家过继的孩子,几年前铃木熏回家,发觉母亲有意将一部分遗产留给铃木芽,加上分家人的挑拨,铃木熏不仅十分排斥铃木芽,甚至想尽办法驱逐她,即使铃木女士从中调停,也无法消解矛盾,为了不使铃木女士为难,铃木芽选择了离开。
铃木女士几年前就确诊为现在却躺在ICU里,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让我知道!妈妈!妈妈一定很痛苦!”铃木芽崩溃地喊,泪水留了满脸。
妈妈,那个温柔的妈妈,会给自己讲故事,会摸着她的头说好棒芽好厉害的妈妈,那个每次出差都都会给她带礼物的妈妈,生日的时候会带她去游乐园……现在却只能待在冷冰冰的医院里,病痛折磨得她形销骨立,而她心爱的芽,却不能陪在她身边!
铃木家,铃木熏,在母亲病重的时候甚至没有通知自己,是怕自己会去抢遗产吗?遗产这种东西怎样都好,只要能见见母亲,只要能在母亲身边……
为什么那些人眼里只看得到钱!!
花崎无言地看着铃木芽发泄,递给她手帕,铃木芽慢慢地蹲下身,哭喊变成了小声的啜泣,但那份悲伤却在她压抑的哭声里越加沉重。花崎坐在她身边,听着她哭,心里不可抑制地想到了哥哥,那个温柔的,爱护他的晴彦哥哥,为了他能够不回孤儿院,主动选择了离开。即使是没有血缘的羁绊,只要是家人,能够相互陪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然而这种幸福如同镜中花水中月,只要一点破坏,就会消失无踪。
晴彦哥现在在哪里?过得还好吗?
我已经能够昂首挺胸地面对你了。
好想你啊。
花崎的思绪渐渐飘远,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铃木芽已经平静了下来,忽视掉她红红的鼻子和湿漉漉的眼睛的话,她仍旧是初见时文静又礼貌疏离的铃木家小姐。
“十分感谢你能过来告知我这件事。”她郑重地向花崎鞠躬。
“不,这没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铃木小姐可以回去看望铃木女士。”
“我会的,即使有人不希望我回去。真的很感谢你!”
离开铃木芽的家后,花崎慢悠悠地走在河边,水光粼粼,前方岸边草地上坐着一个少年,少年把和他的头一样大的石头高高举过头顶,面无表情地把石头砸向自己的头部。
“等等!!!”花崎一惊,优秀的反射神经让他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以超越常人的速度飞奔向自残的少年。
来得及!
在花崎即将把少年扑倒的时候,巨大的冲力把他弹开,而少年不为所动,狠狠地把石头砸向自己。
嘭!
石头也被那股冲力撞得粉碎。
摔到草地上的花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定睛一看,认出了这个想不开的少年。
“小林,你在干嘛?”
“……自杀。”小林说。
“不,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要自杀。”花崎道。
“为什么……我想要死啊,我只是想要死掉而已。”
花崎坐在小林身边,静静地看他,比起之前总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现在的小林要更加鲜活,他咬着牙,十分不甘,为自己的求而不得而痛苦。
“你就那么想要死掉吗?”花崎问,明明有那么强大的能力。
“嗯,但是不管多少次,不管怎么做,都死不了,”小林说,“好想死掉。”
“……我知道了。”

【花林】死结3


花崎回到他的住所的时候,看到一只猫头鹰停在屋顶上,猫头鹰看到花崎,猛地向他扑过去,不停地用喙攻击花崎。
“喂,住手啊!”花崎不得不双手交叉格挡,“野吕!”
“笨蛋花崎,谁叫你不守约的,明明说好四点,现在都几点了?你知道哔啵酱在这里等你多久了吗?”女孩气恼的声音从挂在猫头鹰身上的坠子发出。
“抱歉抱歉,”花崎理亏,“我知道错了。”
“真是的,哔啵酱,”女孩无奈,让猫头鹰停下攻击,“你的车票已经帮你订好了,放在你的书桌上。”
“野吕,你再帮我订一张车票吧。”
“哈?为什么?”
“新认识了一个朋友,想带他回事务所。”花崎笑着解释。
“你又多管闲事了?”野吕实在太了解花崎了,这家伙,惹麻烦的能力和他的行动力一样强。
“别这么说嘛,小林可不是麻烦,是个很有趣的家伙。”
“小林?就是你说的朋友?”
“嗯,麻烦你了。”
“知道是麻烦就好,”猫头鹰拍着翅膀在花崎头上盘旋,“事情办完的话就早点回来吧,事务所里还有很多工作的。”
“了解!”花崎笑着对猫头鹰行了一个军礼。
猫头鹰拍着翅膀,毫不留恋地飞走了。
小林捡起花崎为了追他匆忙扔下的篮子,万幸篮子的饭团还是完好的,他拿起饭团,咬了一口,米饭黏黏的口感和海苔的咸香混合,瞬间征服了小林的口感。
那个人说,家里还有很多饭团,跟他回去好像也不是太坏的事情,不过刚才忘了问对方的家在哪里了。被食物诱惑的小林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夜色浓如墨,繁星是少女黑色礼服上的钻石,明亮闪烁。
躺在屋顶上的花崎静静地享受这个乡下地方特有的夜晚,晚风习习,温柔的吻着他的发梢。
白天遇见的少年,小林芳雄,瘦弱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的力量,当他望着人的时候,那双红色的眼睛淡漠得没有一丝温度,世界留在他眼中的倒影虚幻得似乎轻轻一拨,就会消散。
活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拒绝任何人,像个游离在世界边缘的游魂,有一天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惦记。
“没办法放着不管啊。”花崎轻轻地说,眼神温柔又坚定。
躺在树下睡觉的小林皱了皱眉,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某个麻烦精盯上了。

【花林】死结2


第二天早上,花崎把小狗送回孩子们的家。
“谢谢花崎哥哥!”孩子们十分高兴,抱着小狗不停地转圈圈。
“下次要把狗看好啊,还有,小孩子不可以随便进去森林,知道了吗?”看着孩子们那么开心,花崎感到很满足。
“花崎哥哥,这个给你。”女孩把一个小篮子递给花崎,篮子里是五个饭团,白白的米饭被捏成三角形,还散发着香气。
“看起来很好吃啊,谢谢。”花崎露出灿烂的笑脸。
“都是我自己做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
告别了孩子们,花崎向森林出发,路上遇到好几拨人,砍柴的摘果子的摘草药的,都善意地跟花崎打招呼,篮子里又增加了几个红彤彤、樱桃一样大的果实。
“很好吃哦,汁液也很甜。”大河奶奶笑眯眯地说,看着花崎的目光很慈祥,“你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再去摘哦,是野生的,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看到一个路口……”
越往深处走,遇见的人越少,花崎走得很悠闲,他挎着篮子,像是来野餐一样,白天的森林十分阴凉,日光被树木遮了大半,只留下些破碎的金色。
昨天遇见那个少年的地方没有看见人,虽然在森林里找一个人不容易,但花崎也不气馁,继续走走停停。心里默默回想大河奶奶的果子采摘地点,找不到人,摘几个果子回去也不错。
到了大河奶奶说的地方,几棵低矮的树挂着累累果实,绿叶红果,说不出的可爱。
把摘下的果子用袖子擦一擦,扔进嘴里,一口咬下去,口腔里满是酸酸甜甜的味道,凉凉的汁水滑进喉咙,“真好吃!”花崎忍不住感叹。
“咕噜噜~”怪异的声音忽然响起。
花崎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好奇怪,难道是我肚子饿了吗?”
“咕噜噜~”那声音又响了起来,這次花崎听得更清楚了,那声音显然来自身后。
他一转身,看到昨天那个少年正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直直地看着他——手里的篮子。
“你饿了吗?”花崎笑着把手里的篮子递过去,他的笑容温暖亲切,像初春的阳光,见过他的人在他的笑容里大多放下心防,但少年对他的笑容无动于衷。
少年咬着唇,退后一步,睁大眼睛瞪着花崎。
“别过来!”
花崎不敢向前,担心少年又像昨天一样突然跑掉。他看着少年,发现少年的目光落在篮子里,篮子里装着饭团🍙
看样子也不太可能把饭团直接拿给少年,花崎直接抓起两个饭团,扔向少年。
这么近,应该可以接得住。
少年惊讶看着被扔过来的饭团,并没有要接住的意思,两个饭团在接近少年的身旁时,忽然碎成了渣渣。
对的,字面意义上的,碎成了渣渣。
花崎震惊地看着地上的米饭屑,脑子努力回忆刚才的情况,空中的饭团,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用力地扫开,那股力量掀起的风吹乱了花崎的头发。
“不是我的错!”少年对花崎大喊,“不是我的错!”
“……你真有趣啊。”花崎饶有趣味地看着少年,好奇又兴奋地看着少年,喜欢冒险的人都有对于未知的热爱,喜欢管闲事的人也有对于麻烦的热衷,而花崎,两者都是。
“呐,你是怎么回事?”花崎问。
少年毫不犹豫转头就跑,花崎暂时丢下手里的篮子,跟了上去。
“不要过来!”少年一边跑一边喊,花崎在后面紧追不舍。
“不要过来!”少年直直地对着粗壮的树冲了过去,在撞到树之前无形的力量把树毁掉。
“呜哇好厉害!”花崎感叹着,那棵树看起来就像被一颗炮弹击中一样。
“不要过来!”少年像看不到挡在身前的巨石,冲了过去,毫无意外,那块石头也被少年身上那股力量轰成了渣。
花崎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他对眼前这个少年实在太好奇了,而且少年的表现,也令他十分在意,看起来,少年好像不能很好地控制那股力量。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少年跳进小溪里,溪水围着少年,被阻隔在一个圆形区域外。
两人一个追一个跑,就这么在森林里跑了一整天,直到少年终于脱力,扶着树干不停地喘气。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花崎顾忌着少年那股力量,不敢离少年太近,他从口袋里摸出几个果实,放在少年身边,“这个果子很好吃哦。”
少年沉默地抓起果实,扔进嘴里,大概是跑累了的缘故,少年看起来温和很多,没有之前那么抗拒花崎的接近。
“我不知道,”少年望着天上的晚霞,忽然开口,“但是靠近我的话,会死的。”
“我是花崎,花崎健介,你呢,你的名字?”花崎问。
“……小林,小林芳雄。”
“呐,小林,你要不要跟我回去?”
“哈?!”大概是觉得花崎的话太过匪夷所思,小林的语气都变了,他觉得花崎实在是莫名其妙,“你不怕死吗?”
“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花崎笑得很自信。
“但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小林一脸嫌弃。
花崎想了一下,“嗯,你不是肚子饿了吗?我家有好吃的哦,饭团什么的也有很多。”
小林冷漠的脸出现动摇。
花崎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急急忙忙就跑了,一边跑一边跟小林挥手告别,“下次再一起玩吧!”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小林腹诽,但是没了烦人的家伙,他也可以去找些食物了。

~短小君的分割线~
TRICKSTER
我是为了小林才追的这部番,一开始剧情人设都还不错,可是到了花崎哥哥的部分,剧情简直就是脱缰的野狗,槽点多得我都快要心肌梗塞,但是为了小林,我还是硬生生地把它看完。看完后急切地想找同好找资源找粮,但是没有,这是部冷番,找不到粮,于是不得不自己拿笔,写下心中的小林,和花林。但是写了一小章,又忍不住去重温小林的可爱,刚看了一点,少女心简直要炸裂,我的小林怎么辣么可爱o(*////▽////*)q是是是你把墙撞坏了不是你的错是墙先动的手好好好你喜欢吃什么就吃对对对花崎是个大混蛋总之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再回头看看自己写的东西,简直不知所谓,分分钟想删,连小林万分之一的好都没写出来。
可能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就是这样吧,会为他的好暗暗欢喜,又为自己的不好惶恐,觉得这样的自己,连靠近他都成了一种亵渎。
因为喜欢,所以低到尘埃里,也要开出花来。

【花林】死结

排雷注意:《trickster》花崎和小林的同人,慎入
斜阳将森林外围的树木都染上一点暖色,高大的树木像忠诚的士兵,用茂盛的枝叶遮住了外人所有窥探的目光,留下幽深的缝隙给人遐想。
晚风微凉,三个十多岁大的孩子拨开灌木丛,一点点地向森林的更深处前进。
“呐,我说,”其中一个男孩子忽然开口,他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中十分突兀,把其他两个孩子都吓了一跳,“要不我们还是明天再来吧,现在阴森森的,看起来好可怕啊。”
“怎么可以!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其中最高大的男孩出声反驳。话音刚落,三人身后的灌木传来哗哗的声响。
“喂!你们几个,家里的大人没跟你们说天黑的时候不能去森林里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孩子们转头,看到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少年的脸还稍显稚嫩,但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
“但是,花崎哥哥,小狗跑进去了,要把它找回来……”三人中唯一的女孩子怯怯地开了口,他们低着头,不敢直视少年宝蓝色的眼眸。
“狗?是什么样的狗?我帮你们找,你们都先回去。”少年的语气不容置疑,孩子们不敢反驳,交代完狗的特征,就老老实实的回去。
花崎在森林里一边走一边四处查看,但是森林里光线本就不太好,再加上草丛太多,要找一只小狗,实在有些困难。
如果今天晚上之前找不到的话,那就明天再找吧。花崎默默地想。
走了一段时间也没找到狗,森林里也愈加幽暗,花崎只能无奈放弃今天的搜寻。
“汪汪汪汪……”狗吠声忽然在不远处响起。
“看来今天运气还是不错的嘛。”花崎兴奋地朝狗吠声传来的地方跑去。
小狗朝着树下的人龇牙,十分警惕,不时叫几句,似乎警告那人。
花崎冲过去一把把小狗抱进怀里,按捺住怀里小狗的挣扎,他朝树下的人看去。
那人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色风衣,微微低着头,风衣的帽子遮住了脸,下身是宽大的半长裤,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脚上没有穿鞋子,身形看起来比花崎还小。
“那个,你还好吗?”花崎试着打了个招呼,慢慢走向那人。
“别过来!!”他惊慌地喊,想阻止花崎靠近,并且身体不停地向后缩,似乎十分害怕花崎。
“那个,我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花崎不得不停下脚步,以免刺激到这个少年。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少年的声音逐渐尖利,他的后背撞上树干,身体紧绷,像一只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小兽,张牙舞爪地要把敌人吓走。
花崎原本以为又是一个误入的孩子,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实在没法放着不管。
夕阳沉入群山的怀抱中,黑暗笼罩了森林,树影婆娑,微弱的月光穿过树叶的间隙落在地上。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花崎试着往前迈了一步,“我不会伤害你的。”
那人抬起头,帽子滑下,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少年红色的眼瞳张大,脸色十分戒备。
花崎怀里的小狗在安静了一会儿后,开始努力地挣扎,不时对着少年吠上几声。
花崎抱紧小狗,又试着往前踏了一步。
少年猛地站起来,拔腿就往森林深处跑。
“啊,等等!”花崎焦急地想追上去,但脚下忽然被绊了一下,等他稳住身形,少年早已隐没在稠得化不开的黑暗里,想要找回来是不太可能的。
花崎有些遗憾,他还没能和少年好好说话,但天色已晚,只能等明天再找了。
~短小君的分割线~

《trickster》好像是一部冷番,所以我萌的CP也找不到粮,在饿死和产粮不得不选了后者,可能产的粮不太好吃,但会努力改进的

【快新】负罪的格林·序


——人类生来便已有罪。
他在晴朗的冬日里,沐浴着暖洋洋的太阳光,手中黑色封皮的书本半掩,身下的摇椅随着身体的动作轻轻摇晃。
这样美好的时刻,一点都不适合讨论什么人类的罪恶。
——七罪宗:暴食、色欲、贪婪、暴怒、怠惰、伤悲、傲慢
他闭着眼睛,所见只有黑暗,然而此刻他又是确确实实的,处于光明中。
——有的人选择赎罪,有的人选择背负罪孽前行。
滴答滴答,指针走得不疾不徐,他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男人的。
脚步声在他身前停下。
他睁开眼,看着眼前长得与他肖似的青年,那双天空蓝的眼睛冷静地打量他。
“下午好,我是工藤新一,希望在以后的任务里,我们能合作愉快。”那人说。
“啊,合作愉快。”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分割线~
这么久才又上线,然后发现自己的粉丝涨到了二位数,而且!还有人催更!
既然有人诚心诚意地请求了(并没有)那我就……
先写个楔子吧,至于填不填坑,看缘分吧……

基友手写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快新】last snow

last snow
1
鸽子扑棱翅磅飞向苍穹,工藤新一仰头,执着地望着那抹渐飞渐远的白色,热烈的阳光让他不自禁地眯了眯眼,眼角有生理性的泪水流出。
阳光太刺眼了。他想。
2
一个是将欺骗诠释为艺术,用魔法将世人愚弄的黑夜怪盗。
一个是坚持真理追寻真相,用推理维护正义的睿智侦探。
这样的两个人,本该是宿敌的。
原该如此。
3
第一次相见,月光下的魔术师从天而降,白色的斗篷,白色的礼帽,他无所畏惧地笑着,魔术师的真容被因为单片眼镜和逆光模糊不清。
工藤新一在心里暗暗打量这位时隔多年再次出现的神秘怪盗,思绪无比清晰。
侦探的心在疯狂跳动,叫嚣着把这个小偷抓住。
然而第一次的正面交锋,以侦探的失败收场。
4
如果说怪盗是个技艺精湛盗取财宝富有创造性的艺术家,侦探就是只会跟在怪盗后面吹毛求疵,充其量不过是个评论家的人物罢了。
放出狂言的怪盗后来被侦探逼得狼狈跳海。
5
侦探和怪盗屡次交手,可谁也奈何不了谁。
侦探和怪盗联手过,默契无比,在多次追逐中他们愈加了解彼此。
可一旦脱离了侦探和怪盗这层身份,他们也不过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
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旦遇到和怪盗基德有关的事情,就变得奋不顾身的侦探,和总是担心不停被卷入事件的侦探的怪盗。
工藤新一看到月光,总会想起那个白色的,装模作样的怪盗。
7
怪盗的预告函,是送给侦探的邀约。
侦探如约前往,然后看着怪盗乘着白色的滑翔翼,沐着月光登场。
魔术师用精彩的魔术把警官们耍得团团转,侦探则是倾尽全力想要拆穿他的骗局。
8
工藤新一在某个雪夜,把受伤的怪盗捡回工藤宅。
从那以后命运开始有了交集。
工藤新一知道了怪盗的真名是黑羽快斗,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的学生,化身怪盗在寻找杀父仇人和一颗名为潘多拉的宝石。
黑羽快斗知道了那个总是能逼得自己狼狈逃走的自称江户川柯南的小鬼的真实身份是工藤新一,那个失踪的名侦探,在寻找一个黑衣组织。
9
他们有相似的脸,为了追查某一邪恶势力而不得不对身边人隐藏真实身份的相似命运。
就像黑夜里的孤狼,终于找到了可以为自己舔舐伤口的同伴。
事情朝着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
10
他们偶尔会给对方帮点小忙。
工藤新一帮黑羽快斗调查潘多拉,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需要外援的时候去救个场。
以及在对方的身份将要暴露的时候伪装成对方的样子去刷个脸。
11
一点点地,生活被对方慢慢渗透。
工藤新一觉得黑羽快斗就是个喜欢甜食有点孩子气的人,身为被万千少女所爱慕的帅气的怪盗基德却有怕鱼这样一种不帅气的时候。
黑羽快斗认为工藤新一的情商都被补到智商上了,是个热爱福尔摩斯的推理狂,而且性格一点都不坦率。
12
工藤新一觉得一定是自己神智不清醒才会觉得黑羽快斗这个人认真的时候很帅。
黑羽快斗认为不坦率的工藤新一很可爱一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13
怪盗开始在夜晚光顾侦探的房间,在静谧的夜里,温柔的月光下,悄然而至。
他用手捂住工藤新一的眼睛说,该不会你的眼睛就是潘多拉吧,不然月光下怎么会那么漂亮,感觉灵魂都要被吸走了。
工藤新一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那样温暖的,让人忍不住眷恋,贪婪地想要更多。
他的心跳得飞快,如同初见时。
只是相比那时候,有很多东西都变得不一样了,包括感情。
14
黑羽快斗养了很多鸽子。
工藤新一觉得鸽子这种生物很像黑羽快斗,这种全身雪白,扑棱翅膀在蔚蓝的天空自由飞翔的生物。
他忽然很害怕黑羽快斗会像鸽子一样飞走。
15
黑羽快斗在圣诞节,那个下雪的纯白节日里,带着依旧是江户川柯南的工藤新一到游乐园约会,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的时候变出一朵蓝色妖姬,笨拙地说我喜欢你。
老套得不行的告白方式,工藤新一如是想。
16
那次告白之后两人的生活没有太大改变。
一个白天是普通人,夜晚化身怪盗。
一个假装小学生,不时地被卷进命案。
只是晚上的时候会有人亲吻工藤新一的眼睛说晚安我的名侦探。
只是会在无聊的时候想念对方。
好像没有改变,又或者说改变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一点点地,谁也没有发现,或者发现了,但是谁都没有阻止。
17
杀父仇人,潘多拉,黑衣组织,即使被掩盖在温馨的日常下,也无法忽视它们露出的狰狞獠牙。
你要小心点。
他们嘱咐彼此,心里却清楚这不过是徒劳的祈祷。
彼此都是谨慎的人,要去做的都是有多危险的事,他们再清楚不过。
只是想在心里存有那么些希望,希望你一切安好。
18
那个一切都步向终结的日子,下着大雪,纷纷扬扬的,整个世界都被染成白色。
所以黑羽快斗白色衣裳上的大片的血污,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尤为刺目。
工藤新一抱着黑羽快斗渐渐冰凉的身体,那双曾被黑羽快斗认为是发光的宝石的眼睛,失去了璀璨的光华。
19
不是怪盗基德,也不是小学生侦探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遇,是在一个雪夜,第一次告白,也是雪夜。
他在雪中,与黑羽快斗相遇,相爱。
以及分离。
20
江户川柯南变回了工藤新一,怪盗基德从世人的视线淡出。
日子仿佛回到很久以前,自己还没遇到黑衣组织的时候。
只是心里那个再也无法被填补的空缺,不时用疼痛来提醒他,有些东西,还有感情,不一样了。
20
工藤新一每天都会去广场喂鸽子,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工藤新一忽然变得喜欢鸽子。
21
他用手捂住眼睛,像是要挡住刺眼的阳光。
眼睛上的温度,就像很多年前那个人掌心的温度,那么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落下泪。
——————分割线——————
听了松下优也的last snow忽然就觉得很适合快新,然后就有了这篇,卖个安利

LAST SNOW|松下优也
作词:H.U.B.
作曲:Jin Nakamura

いかないで 息をして【不要离去 这个气息】
そのままで そばにいて【这样就好 在我身边】
「嘘だよ」と 目を开けて【说着"骗你的" 然后睁开眼】
仆を见て 微笑んでよ【我看着你 露出微笑】

急ぐように强く【如此强烈而急切地】
抱きしめていた【拥抱过你】
胸に迹が残るほど【甚至在我的胸口残留下痕迹】
とても爱してた【这曾经的一切是】
すべてだった【如此惹人怜爱】

この雪が降り积もり【这场雪慢慢堆积】
世界中を包み【将全世界包裹住】
何もかも変わればいい【若能就此永恒就好了】
君から离れてゆく【自你离去之后】
その记忆を全部【那段记忆全都】
空に舞い散らしながら【在空中飞舞消散了】
雪のように降る「さよなら」【如雪花从天而降的"再见"】

LAST SNOW 【最后的雪】
作词:H.U.B.
作曲:Jin Nakamura
演唱:松下优也
翻訳:KCETIT@小柯のマンション

暖めた手のひらで【你用温暖的一只手】
仆の頬包んだね【覆盖上我的脸颊】
少しだけ倾けて【一会儿也好 让我专注地】
手のひらに口づけした【亲吻那只手吧】

永远がもしも【如果永远】
あるとしたなら【真的存在】
それは君かもしれない【那或许就是你吧】
时间(とき)を止めたまま【能够令时间停滞不前】
辉いてる【如此耀眼】

ほら君の手のひらは【看吧 因为你的这只手】
まだ暖かいから【温暖依旧】
雪がすぐ溶けてしまう【简直像要将雪融化般】
冻る涙の欠片(かけら)【冻结住泪的碎片】
冷たい场所でしか【因为在寒冷的地方以外的话】
うまく生きられないから【就像要无法生存般】
君を远く连れてゆくの?【能够跟上远方的你吗?】

真白に 拡げた【纯白扩散开为】
生命(いのち)の 翼が【生命之翼】
果てなく きらめき【永无止尽 璀璨夺目】
空へと 羽ばたく【向着天空 展翅高飞】
どうして どうして【为何如此 为何如此】
ひとりに しないで【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会いたい 会いたい【想要见你 想要见你】
さよなら【永别了】

この雪が降り积もり【这场雪慢慢堆积】
世界中を包み【将全世界包裹住】
生まれ変われるならいい【只要你的存在不变就好了】
君から离れてゆく【自你离去之后】
その记忆を全部【将那段记忆全都】
埋めてしまえるならいい【埋葬起来就行了】
明日はもう来ない【已经没有明天了】

ほら君の手のひらは【看吧 因为你的这只手】
まだ暖かいから【温暖依旧】
雪がすぐ溶けてしまう【简直像要将雪融化般】
冻る涙の欠片(かけら)【冻结住泪的碎片】
冷たい场所でしか【因为在寒冷的地方以外的话】
うまく生きられないから【就像要无法生存般】
君を远く连れてゆくの?【能够跟上远方的你吗?】

跟铭酱说是人间词话,你写错了,但是他坚持认为人生词话也是可以的,因为百度百科搜得到……(˘•ω•˘)

【碎片】

天空有些阴沉,初秋的风微带凉意,发黄的树叶落在人行道,明明是阳光最猛烈的时刻,却没有那温暖的金黄色。
行人步履匆匆,擦肩而过走着各自的人生。
他跟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买了一朵雏菊,将白色的花插在衬衫上的口袋里,漫无边际地游荡。
脚下的砖石刻着岁月的风霜,路旁是各种各样的店,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小礼品,手工店外精致的木雕,古董店内深沉的装修风格让它看起来像个被时光遗忘的角落,服装店里年轻的女孩们对着款式新颖的裙子发愁……
他在书店外略停了一会儿,然后继续他的旅程。
广场中央白色的喷泉,如果有阳光的话,那些溅起的水珠就像会发光的宝石一样漂亮。
鸽子一蹦一跳,啄着好心人给予的食物:饼干屑或者面包屑。
他不知道该往哪去。
广场上小孩子惊叫着,看着另一头系着气球的细绳从自己手里溜走,失落地看着气球被风带走。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被放开了手的气球,被放开手后只能无力地跟着风流浪。
「你是自由的,不应该被束缚。」那个人的话还在耳边。
也是这个广场,这种没有阳光的阴天。很久之前他和那个人,看着天空中渐渐飞远的气球,那个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他是被放开的气球,那么那个人就是主动放开气球的人。
被放开的气球无力选择方向,这真的是自由吗?
那个人还在的话,他想问问。
孩子们在广场上欢快地奔跑,撞到人后歉疚地说一声对不起。
很久之前他和那个人曾经为了帮一个走丢的小鬼找到家人,两个人带着小鬼,从小鬼断续又残缺的信息里推理小鬼的家,彼此坚持自己的推理才是正确的。
还有那个人对着嚎啕大哭的小鬼手足无措的模样。那个人一改往日的冷静沉着,一脸慌张,最后只能求助地看着他。
而他得意地,从紧握成拳又张开的手掌变出白色的鸽子,吸引了孩子的注意,成功地止住了孩子的啼哭,鸽子飞到那个人头顶,砰的一声变成了彩纸和缎带。
他看着那个人全身都是彩色的纸片,恶作剧成功一般地,哈哈大笑。
那个人想要发火,却看到小孩也笑了。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蓝色的眼里,盛满了温柔。
像贝加尔湖一样漂亮的景色。
每一个日常的碎片里都有巨大的幸福。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的话。